唐駁虎:印度版毒株衝擊,廣州基本已安,周邊各國危急

唐駁虎:印度版毒株衝擊,廣州基本已安,周邊各國危急

2021年06月02日 10:20:06
來源:唐駁虎

文/鳳凰新聞客户端榮譽主筆 唐駁虎

核心提示:

1.廣州近日核酸大排查347萬份樣本發現,感染羣集中在鶴洞一帶和海南社區,其他小區多是零星散發,説明其他地區沒有形成感染羣。而且經過排查工作,已經基本圈定了傳播的軌跡。相關重點區域已經全部實現隔離管理。

2.印度發現毒株具有傳播速度快、病毒載量高、潛伏期兩極分化的特點。廣州5月疫情是印度發現毒株第一次輸入中國,並形成本土社區傳播。8天左右的時間,從郭阿婆-宋阿婆-家人-社區,至少已經傳播了4代。不過縱然它是傳播力最強的變異毒株,但也沒有到“空氣擴散”的恐怖程度,一般只有密接者才會感染。而且其毒力沒有增強,現有疫苗均能有效控制。

3.由於全球疫情長期未能得到根本遏制,且出現變異病毒,大大增加了外防輸入的壓力。而最近兩個月,中國周邊如印度、尼泊爾、孟加拉國、緬甸、馬來西亞、越南、蒙古、日本、韓國等,疫情都先後大暴發。而且印度發現變異毒株帶來的熱帶傳播能力,使得病毒在夏季的中國不再有傳播障礙,這需要一邊加強對輸入性風險的盯防,一邊繼續加快疫苗接種,建立“免疫防線”。

6月1日,廣州新增7例確診,5例無症感染者,另有佛山3例無症轉確診。

截至目前,此輪廣州本土疫情(不含15例的深圳港口疫情)共有感染者60例。廣州54例,佛山5例,茂名1例。

廣州本次疫情的源頭曾被認為是入境隔離者寧某,但昨晚官方排除了這一方向。新的線索指向了一名從沙特阿拉伯歸國的男性。

寧某已回到南寧老家;由於可能是感染期已過,在當地並未造成感染。

目前看,疫情源頭仍然大概率可能是隔離酒店,小概率可能是進口冷鏈食品。

唐駁虎:印度版毒株衝擊,廣州基本已安,周邊各國危急

|郭阿婆家附近的隔離酒店,就在大馬路上,與其他正在運營的餐館茶樓只有一條隔離帶。

前期19名感染者的流病調查、核酸檢測,以及疫情的傳播途徑分析,在5月29日週六的上一篇中已經細數。

時隔3天,根據廣州多區大排查的情況,繼續更新廣州疫情的最新情況,分析截至5月31日。

另外,世衞組織6月1日宣佈,將使用希臘字母來命名新冠病毒變種,命名系統旨在防止對變異毒株發現地的污名化和歧視,編號如下:

Alpha: B.1.1.7 (英國)

Beta: B.1.351 (南非)

Gamma: P.1 (巴西)

Delta: B.1.617.2 (印度)

但為便於讀者理解,我們將在幾期文章中逐步過渡到這套全新的命名系統。

新增30例感染者

5月29日0-24時,廣州疫情共新增13例本土無症感染者,廣州12例,佛山1例。

白鶴洞街道鶴洞路以北社區2例:

29-無1:女,11歲,培真小學(廣船校區)五年級學生,26-確1許某某的同班同學。

29-無6:男,32歲,27-無2(女,85歲)的密接者。

中南街道海南社區(海南村、赤崗村)8例:

海南社區的調查起點是28-無5:女,53歲;

5月27日,她因喉嚨痛主動就醫,在醫院排查出新冠核酸陽性。

這引發了海南社區的大排查,並於29日檢出8名無症感染者:

29-無2:女,55歲;

29-無3:女,47歲;

29-無4:女,63歲;

29-無5:女,74歲;

29-無9:男,70歲;

29-無10:女,68歲;

29-無11:女,42歲;

29-無12:女,48歲;

5月30日,廣州新增4例確診,無症轉確診14例;佛山2例無症轉確診。

廣州新增4例均為海南社區居民:

30-確1:男,51歲

30-確2:男,51歲

30-確3:女,58歲

30-確4:男,63歲

|海南村、赤崗村衞星圖,位於廣州環城高速與京廣高鐵邊上

5月31日,廣州新增10例確診、2例無症,另有1例無症轉確診。

其中9例在鶴洞地區,3例在海南社區:

海南社區3例:

30-確1:女,75歲;

30-確2:男,26歲;

30-無1:女,7歲,

鶴洞路以北社區2例:

30-確3:女,39歲,5月29日無症感染者1(宋阿婆孫子的同班同學)的密切接觸者。

30-確10:女,58歲;

|與廣船鶴園小區一街之隔的廣鋼觀鶴小區

廣鋼觀鶴小區7例,這也是廣鋼觀鶴小區第一次上疫情通報。

隔着鶴洞路,廣船鶴園小區的對面,就是廣鋼觀鶴小區:

30-確4:女,84歲;

30-確5:男,85歲;

30-確6:男,23歲;

30-確7:男,64歲;

30-確8:女,44歲;

30-確9:女,16歲;

30-無2:女,59歲;

社區另外一組病毒跳躍?——從地鐵公寓到城中村

現在按住址統計已檢出的48位感染者:

錦龍匯鑫閣2

茶點軒服務員(已回茂名電白)1

廣船鶴園小區及鶴洞路以北社區13

廣鋼觀鶴小區(鶴洞路以南)7

海南社區16

(海珠)南洲名苑2,走親戚

(海珠)中海橡園1,密接

(番禺)錦繡半島1,排查

(南海)華福御水岸4,排查

(禪城)綠茵鳴苑1,密接

在前期的疫情傳播途徑分析中,不少人就懷疑——

究竟是(陳家祠)郭阿婆傳染(廣船)宋阿婆,還是反過來?

應該説,第一位本地感染者還是郭阿婆。

郭阿婆平時在家周圍活動,日常8點-10點與老伴去啖早茶,之後前往市場買菜,買菜回家後就基本不外出。

郭阿婆5月18日就有咽痛、頭疼、乏力等不適症狀,19日已出現低熱,20日下午自行去醫院。

唐駁虎:印度版毒株衝擊,廣州基本已安,周邊各國危急

而宋阿婆是19日上午才到郭阿婆家附近,同在茶點軒啖早茶的。

到24日孫子許某某出現頭痛發熱,25日和宋阿婆同往醫院就診,雙雙核酸陽性。

所以傳染途徑是(陳家祠)郭阿婆傳染(廣船)宋阿婆,而不是反過來。

而早在24日下午,廣州方面已經將協查函發給南寧方面,25日凌晨寧某某核酸檢測結果顯示陽性。這時宋阿婆一家都還沒去醫院呢。

同時,23日的荔灣區官方通報中,也已承認“結合病例(郭阿婆)……流行病學調查……為境外輸入關聯……”“不排除是意外暴露造成偶發感染”。

可見是已經初步預判到了郭阿婆的感染途徑,與郭阿婆附近的隔離酒店管理有關。

郭阿婆家附近的隔離酒店,就在大馬路上,與其他正在運營的餐館茶樓只有一條隔離帶。

但在鶴洞-西塱[lǎng]-海南社區這一代的感染羣中,卻的確有些説不清道不明的感染途徑。

在鶴洞地區的廣船、廣鋼舊宿舍一代的20例感染者,可以認為是以宋阿婆及家人為源頭和中心感染的。

但在距離近3公里的海南社區一代,感染羣組的起點,恐怕不一定是宋阿婆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寧某某在10日解除隔離之後,在一家“城市之光精品公寓”臨時過渡了一晚。

而“城市之光精品公寓”的其中一家,就位於西塱地鐵站口。

因此,有可能是海南村首位感染者,與寧某某在10日在西塱一帶有接觸史,然後回村,通過村內的婚宴,形成傳染。

直到5月27日,有首位村民因喉嚨痛主動就醫,在醫院排查出新冠核酸陽性,才引發了對這裏的重點大排查。

這裏在情況通報中多寫成海南村、赤崗村等,其實均屬於荔灣區(原芳村區)中南街道海南社區。

這是何香凝(國民黨左派元老、婦女活動家、畫家,1878-1972)的家鄉,也是廣州傳統的花卉種植基地與批發市場。

5月30日開始,廣州市啓動第二輪大規模核酸篩查,在荔灣區繼續組織核酸篩查的基礎上,擴大範圍覆蓋越秀、海珠的全域,以及天河、白雲、番禺等3個區的重點區域,共44個鎮街。佛山、深圳等地的核酸檢測工作也在快而不亂地推進之中。

從5月26日核酸大排查開始,至6月1日12時,廣州全市核酸大排查累計檢測樣本347萬份,其中第二輪檢測樣本179萬份,31日發現12例,1日上午又發現4例。

已公佈的情況來看,感染羣集中在鶴洞一帶(20例)、海南社區(16例),其他小區多是零星散發,説明沒有在其他地區形成感染羣,萬幸!

正如廣州市副市長黎明表示,經過近日快速密集的排查工作,已經基本圈定了傳播的軌跡。

從區域分佈來看,目前發現的病例絕大部分來自於荔灣區的兩個街道(白鶴洞街道、中南街道),其餘病例均與之有高度關聯。目前,相關重點區域已經全部實現隔離管理。

印度發現毒株究竟怎麼樣

廣州5 月疫情是印度發現毒株(B.1.617)第一次輸入中國,並形成本土社區傳播

廣州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張周斌在新聞發佈會總結説:

“印度變異株傳播速度快,病例平均潛伏期在2-4天,且病毒載量大,核酸CT值在20左右。這些都造成了代際傳播速度的加快,三者疊加,使得疫情發展迅速。”

所謂CT值就是Cycle Threshold Value,就是做核酸PCR檢測的時候,多少個循環後能夠檢出。

在做PCR(聚合酶鏈式擴增反應)時,每一次循環,核酸片段數量倍增。

病毒量越大,經過越少的循環就能檢出。

所以CT值是病毒濃度高低的一個標誌,CT值越低,病毒濃度越高,傳染性越強。

一般情況下,CT值25-30之間比較常見,30以上(2^30次倍)傳染性較弱。

而CT值為20,就意味着2^20倍放大就能檢出,濃度相差了2^10=1024倍,因此病毒載量較高。

印度毒株具有傳播速度快、病毒載量高、潛伏期兩極分化的特點。8天左右的時間,從郭阿婆-宋阿婆-家人-社區,至少已經傳播了4代。

根據計算,R0指數在4-6之間。而之前全球R0平均值在2.8左右。

目前世界衞生組織對於包括英國、巴西、南非、印度在內幾種關切變異毒株的評估中,印度變異毒株的傳播力最強

但上一篇已經説過,印度發現毒株的傳播力也並並沒有高到無遠弗屆、空氣擴散的恐怖程度。

從這次廣州疫情傳播來看,一般只有密切接觸者(家人、用餐、共同培訓)才會被感染。

另外,科學家實驗研究已經證明,印度發現毒株的毒力沒有增強,對疫苗的逃避能力也不強,現有疫苗均能有效控制。

就國內強有力的公共衞生防控手段來説,此前國內已多達上千人的感染羣體(由於在農村擴散,發現略有延遲)都迅速控制住了。

即便是印度毒株,也同樣可以對付。

現在,廣州市荔灣區從31日起對白鶴洞街道、中南街道全域實施封閉式管理。

實施期間,整個區域實施封鎖措施,關閉區域內所有公共場所,做到足不出户。

隨着排查範圍的不斷擴大,重點地區的不斷深挖,陽性檢測的數量預計還會有所增加。

但從目前情況來看,排查出的感染者,仍然侷限在少數重點區域內,説明前期流調的方向是正確的,處置應對是迅速的,防控措施是有力的。

在這一次暴發疫情中,廣州和廣州人的表現也很好,無論是烈日還是暴雨,排隊檢測心態平和,組織也很有秩序。

周邊國家紛紛淪陷

應該説,自常態化疫情防控體系建立以來,中國在外防輸入、快速清零上就一直有相對完善和有力的應對,這也是能夠持續保持國內疫情防控穩定的關鍵。

|加強防疫後的雲南瑞麗-緬甸邊境

但是,由於全球疫情長期未能得到根本遏制,加之近期又有多個國家暴發新一輪疫情,且出現變異病毒,這大大增加了外防輸入的壓力。

新冠本質上太狡猾,在過去的一年,境外輸入在國內的零星疫情暴發已是一個常態,難以避免甚至不可避免。

|廣西-越南邊境

而最近兩個月,中國周圍國家如印度、尼泊爾、孟加拉國、緬甸、東南亞、蒙古、日韓等,疫情都先後大暴發。

長期承壓,必然總是有漏洞帶來閃失。這是國外疫情暴發後形成堰塞湖的必然後果。

|綠色-印度、紫色-尼泊爾、綠色-不丹、藍色-巴基斯坦、紅色-孟加拉國

像強感染力的印度毒株(B.1.617),生生地在印度最酷熱的4~5月,在雨季到來之前的40度酷暑中,製造出疫情高峯(每百萬人日確診300人)。

|紅色-馬來西亞、淺綠色-印度、赭色-泰國、紫色-日本、深綠色-越南、藍色-緬甸

而由於與印度的人員往來,馬來西亞、泰國等東南亞各國也近乎同步出現了疫情大暴發。

其中,馬來西亞單日新增接近7000例。按人口比例,每百萬人日確診近250人,已有向印度疫情高峯逼近的趨勢。

馬國將於6月1日開始,在全國範圍內實施“全面封鎖”,暫停經濟和社會活動,僅開放必要經濟和服務領域,第一階段為期2周,第二階段將維持4周。

而從4月底起,防疫一向還不錯的越南,也因為印度發現毒株輸入,出現新一波新冠疫情。

自4月27日到5月30日,新增本土確診病例4034例。

首都河內、南部胡志明市、中部峴港市等主要城市都出現多個本土病例,北部北江省的工業園內還發生了大規模羣聚感染事件。

泰國疫情也從5月初的日均新增2000例,增加到月底的日均新增5000例。

|紫色-日本、綠色-中國台灣、赭色-韓國、土黃-中國香港

在東部方向,日本也出現了第二輪疫情高峯,每百萬人日確診最高達50人,累計確診人數超67萬,死亡超1.3萬人。

然而,為了避免“沉沒成本”,日本仍然堅持要辦奧運會。

|深綠-蒙古、淺綠-哈薩克斯坦、紅色-俄羅斯、淺藍色-吉爾吉斯斯坦、黃色-塔吉克斯坦

而在北部、西北部方向,蒙古的疫情也在4月異乎尋常地突然大暴發。

高峯時期,蒙古日均感染超過1300人,對於這麼一個人口僅300萬、一半集中在首都烏蘭巴托的國家而言,每百萬人日確診更是高達400人,超過了印度。

但是,一年前蒙古主動向中國捐贈的3萬隻羊,發揮了作用。也讓大家知道了何為未雨綢繆。

中國迅速提供了400萬劑疫苗,俄羅斯向蒙古出售了100萬劑衞星五號(Sputnik V)疫苗。

在4月下旬,蒙古成為全球疫苗接種速度最快的國家。現在,蒙古成年人口中80%以上的人已經完成第一針疫苗,近40%已經完成第二針。日均新增確診患者也回落到800人。

目前無論是實驗室專門對比試驗,還是各國真實世界接種調查的證據都表明:

各種各樣五花八門變異株的確會影響疫苗效力,但只有南非毒株和巴西毒株影響較大,在避免感染和輕症方面的有效性,不同程度降低。

但疫苗的作用仍非徹底失效,仍可以相當有效地避免重症和死亡。未來還可通過補種加強針,實現對變異毒株的免疫。

這是疫苗的底線,應保持應有的樂觀和信心。

“環中國疫情圈”都給國內抗疫帶來很大壓力。印度發現變種帶來的熱帶傳播能力,使得病毒在夏季的中國不再有傳播障礙;

從北到南,從邊境小城到繁華都市,在疫情風險點的四面“伏擊”之下,沒有任何地方可以僥倖和“輕敵”。

|雲南瑞麗對緬甸籍入境人員核酸檢測

這需要各地一邊抓常態化防控機制的落實,特別是對輸入性風險的盯防;一邊繼續加快疫苗接種,早日建起更有效的“免疫防線”。